JPG

如果我拿着最后一朵金玫瑰,我将点燃它

是感哥画的我们滴女儿……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她们的可爱~~~~~~~~~😢😢😢😭😭
传lof是为了永久珍藏!!!!
亲家母画画过分杀人💏

2 3

死神的刀锋温柔地亲吻我的思想

1

颜色

1

“噢,男人!”
玛丽莉小姐对着我大角度翻了个白眼,她闪光的眼影在太阳下不客气地发亮。是她喜欢的落日山丘,大胆的搭配设计,陪这位意气风发的小姐恰到好处。
“佛朗兰多先生,昨天又和我引发了第二十八次世界战争。你知道的,每次我的脑细胞都会死亡好几亿,可怜的小东西们。”
她大口咽下毫无糖分的冰美式,苦出难看的皱巴巴的表情。然后她说——
“为什么每次?!每一次都要事后来找我,帮老娘把冷嗖嗖的落在外面的香肩掖好被角。这种暗示他以为自己在履行什么外交礼仪吗?我刚大战过的敌国佛朗兰多先生。”
“那您的睡姿可不是很得体,我嚣张的女王陛下,您的宫廷管家想必希望能重铸您的礼节。”
“亲爱的小姐,您低估我了。”玛丽莉额前卷翘的金...

8 4

是空集集给画的自家小男孩儿,她为什么画技那么动人,我当然要传lof保存了😭😭😭
她人温柔又美丽画也美丽!我超爱她滴😘

7 4

#我随便回忆古风写法所以毫无情节逻辑可言#

他在煮茶。
形貌还是稍出弱冠的锦衣公子,添上眉目间的灵动气,一时又让人觉着不过是个二八年华的少年郎。肤若霜脂,那对眸却只是浅淡的一抹暗灰调,似是有谁特意揩了把抹去沉郁的寡悲,只留空落落的热闹劲儿。
袖边滚黑的一袭红装,艳得逼人,模糊的光影里还能影影绰绰瞅见金丝微闪。握壶柄的手好看到骨子,纤长苍白。可就是懒散懈工,摇茶时三分慢七分歇,茶水沙沙咕哝着,他也不去理会。
北方少有这样的雨的,大旱便大旱,逢雨便兜头浇下,淋得透湿。然而此刻廊外天水交融,妩媚柔情,敛起浑身锋芒吻公子的额面。
像南城小调悠扬的水乡阿妹,彩裙软语挽他脚步。
俞晚弦忽而止住动作,遥遥望城门一眼...

1 4

我真是有点俗套的人
我觉得如果在又累又疲倦,哭到稀里哗啦丑丑的时候,能有个人在暖洋洋的午后抱住我,就能幸福到立刻死去了。

2

[AZ友情向]蝉夏

to @Cako_HM 送给我的可爱秋秋宝贝!
恭喜阿僵女士成为完成作业第一名!
大写加粗ooc可能!!!!

普通偶遇的故事

     Azige喜欢夏天。
  是偏乎平庸,偏乎普通的喜欢。世界上很多人喜欢夏天,喜欢这个轻快的季节,有点类似新启开的起泡酒“啵”地一声或者加冰三块的红豆汤,清爽明媚。
  倒不如说他挺见异思迁的,现在问他喜欢哪个季节,他就会毫不迟疑回答冬天了,毕竟妹妹喜欢冬天。Asivie喜欢纸袋,于是不牢固不好用从缺点列表里划去,他旗帜鲜明地加入纸袋阵营去了。
  纸袋塑料袋,起泡酒红豆汤,世界上莫名其妙的问题真的不少。
   说喜欢,夏天也算喜欢...

9

我是一个空想家。
宇宙的尘埃里满是故事,我漂浮在它们之中,灰扑扑的,像只笨蜗牛。我喜欢的是个水做的女孩子,她离我很远很远,我爬不过去,因为我是一只笨蜗牛。她喜欢穿蓝色的裙子,她是一滴干净的水做的女孩。我渴望做她头顶蝴蝶结上的阳光,小小地发挥用途。
但是我只会笨拙地哭泣,泪水又苦又涩。活在夏天的女孩子,怎么会喜欢苦苦的东西呢?她们啊,肯定会爱上独角兽和捕梦网。
她白白净净的手擦掉了我的眼泪,充盈故事的尘埃模糊了我的视线。我晕晕乎乎的,就像一只笨蜗牛,看她踩一双高跟的小皮靴子。一步一步,从我虚妄无度的气泡踏过,发出噼噼啪啪的碎裂声。她毁掉我的东西,我该生气的,可死掉的泡泡会变成梦幻的紫粉色,好看极了。她...

3 5

其实最想磕的是威我,就是银魂里的神威尼桑啦,他是我一辈子的初恋,希望入土前能磕上(祈祷)

1 1
 
1 / 6

© JPG | Powered by LOFTER